媒体报道

 媒体报道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9-03

  线日,“三家快递公司决定涨派费”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。红星资本局了解到,9月1日起,中通、申通、圆通三家公司全网派费每票将上调0.1元。

  随后,据媒体报道8月29日晚间,百世、韵达及极兔也陆续在内网发出通知,规定从9月1日起全网派费上调0.1元/票。

  有中通快递的快递员告诉红星资本局,他一个月可以派1.5万票,一票0.7元,如果派费上调0.1元,他每个月的收入将会增加1500元。

  还有快递员认为,公司上涨派费与快递员群体权益保障政策息息相关。7月10日,交通运输部、国家邮政局等7部门联合印发了《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》,其中提出,将制定《快递末端派费核算指引》,督促企业保持合理的末端派费水平,以稳定快递员的收入水平。

  快递行业内人士称,上涨的派费直接发给快递员,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快递员的流失,破解快递行业“用工荒”的难题。

  在中通做快递员的陈城告诉红星资本局,他一个月可以派1.5万票,一票0.7元,如果派费上调0.1元,他每个月的收入将会增加1500元,“对我来说,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”,陈城感叹到。

  陈城每个月多赚1500元的目标,很快就要实现了。8月27日,中通快递(在内网发出通知,宣布自9月1日起,全网末端派费每票上涨0.1元。上涨的派费将直发到派件业务员掌中通APP,同时全国所有中通网点现有支付业务员的派费标准不得下降。也就是说,这是中通快递直接发放给每个快递员的费用,并不是由加盟商网点自行决定。

  就在中通宣布上涨派费的第二天,8月28日,圆通(600233.SH)也于内网发出《关于调整全网派费标准的通知》,宣布自2021年9月1日起,揽收的快件派费支付上调每票0.1元,用以提高快递员收入,并强调各加盟网点不得随意截留。“三通”系中的申通(002468.SZ)紧随其后,宣布全网派费上调0.1元/票。

  8月29日,“三家快递公司决定涨派费”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。不少网友误以为是快递费用的增加,实际上,派费是指快递员派送一件快递的收入,快递行业内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:“上涨派费属于快递公司内部调整比例分配,对于寄、收件两方并无任何影响。”

  虽然消费者感知不到,但三家快递公司同时宣布上涨派费,这对于“价格鏖战”之下的快递行业来说,仍然是一个转变信号。

  “价格战”的阴云下,快递公司一边要增量占领市场份额,一边要压缩成本维持利润,快递员们身处其难免受到影响。

  2021年4月中旬,成都市韵达快递的一位快递员告诉红星资本局,因为价格战的影响,从今年开始,自己的派费收入从1元/件降到了7毛/件。某菜鸟驿站的老板也对红星资本局表示,从2020年开始到手的利润越来越少:“以前派件是1块,从去年降到了8毛。”快递员们有苦难言,单件利润空间都在缩小,只有给自己增加量,才能保证收入。

  刘冰是上海市青浦区圆通速递的一名快递小哥,此次派费上涨,刘冰的每月到手收入,将增加400元。在刘冰看来,公司上涨派费,与此前颁布的快递员群体权益保障的政策息息相关。

  7月10日,交通运输部、国家邮政局等7部门联合印发了《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其中提出,将制定《快递末端派费核算指引》,督促企业保持合理的末端派费水平,盈彩彩票以稳定快递员的收入水平。

  在国家邮政局联合人社部、全国总工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,国家邮政局副局长陈凯表示,从实际情况看,派费是快递员的主要收入来源。近年来,快递竞争日趋白热化、快递单价持续走低,在摊薄企业利润的同时,造成末端派费连年下降,影响了正常的利益分配机制,导致快递员增量难以增收。

  而打响“派费上涨”第一枪的中通快递,在内网文件中提到,本次派费上调正是为响应七部门制定的《意见》,落实国家邮政局关于做好快递员权益保障工作的具体部署。圆通快递也有着同样的说法。

  8月19日,中通快递发布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,宣布收入73.25亿元,同比增长14.4%,但净利润却减少12.5%。同时,申通快递预告2021年上半年业绩亏损14-16亿元。圆通也在半年报中提到,虽然营收195亿元,同比增长 33.7%,但是净利润同比下降33.5%。

  对于二季度的业绩表现,中通快递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赖梅松表示:“本季度市场份额的小幅回落是由于我们选择了盈利件量,依靠不必要的低价亏损件或以利润换取短期市场份额增长的做法,既非明智也不可持续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中通与圆通均在通知中明确提到,上涨的派费将直接发到派件业务员手中,各加盟网点不得随意截留。

  快递行业内人士认为,上涨的派费直接发给快递员,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快递员的流失,破解快递行业“用工荒”的难题。

  此前,成都速禧物流配送中心的负责人林锋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表示,快递战长期打下去,各家快递公司都会损失利润,一级压一级,最终吃亏的还是快递员:“快递员工资到手变低,就会出现人员流失严重的情况。没有员工,网点也会受影响,再上一级影响的就是公司总部”。

  “三通一达”系快递员流失的情况不在少数,有快递员告诉红星资本局,快递员的流失早已是常态,有的刚来2天就走了,甚至连同事的名字都没认全。

  就连烧钱凶猛的极兔都面临着同样的难题,7月中旬,成都市极兔快递某区域加盟商告诉红星资本局,今年以来,一线作业员工一直短缺。招不来人,只能提高派件的价格,导致自己加盟一年多仍在亏损当中。

  另一方面,快递单件利润下降,导致只有扩大单量才能维持快递员和末端网点的利润。快递员为了提高效率,会将包裹直接放在驿站或者快递柜。然而,这样的做法损害了用户体验。

 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在话题“三家快递公司决定涨派费”的评论区,不少网友却表示:“都不送货上门了,还好意思涨派费?”

  如今快递公司通过提高派费,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快递员的收入,但针对“送货上门”的问题却没有提出合理的解决方案。快递网点单件快递配送获利低,快递公司不送货上门、不经收件人同意就直接将快递存放在驿站的现象依旧存在。